中藥

一位文學中藥人蘇東坡用一帖中藥救活瘟疫無數命

瘟疫不是現在才有,早在古時候就不斷有瘟疫盛行,這一兩年全球都正經歷新冠肺炎的襲擊,無數人因而感染,甚而命喪此疫,儘管台灣早也已經有具有很有療效的中藥〈清冠一號〉成果發表,只可惜僅能限縮於三軍總醫院中醫部協同新冠肺炎患者照護使用,難以普遍施及於眾,只好在三聲無奈之餘看看我們一代文學人也是中藥人的蘇東坡以一副中藥救活瘟疫中無數生民百姓生命的中藥故事。

堪稱仕途範圍最廣 幾度遇上瘟疫瘴癘

或許我不能稱為是蘇東坡的鐵粉,不過我確實一直很喜歡東坡的生命態度,記得以前文學小說課的寫作作業要我們寫時光機的題目,我就以蘇軾為目標來寫,如果能穿越,我最想穿越去找蘇東坡。

蘇軾一生仕途範圍相當廣,不是高官自為之地在朝為官,也常常遭貶或奉任轉地方知府,他的遷徙範圍甚廣,水土氣候不一,像有一回貶到海南島,那時海南島還處處有瘴癘之氣,你知道東坡靠什麼來對抗瘴癘安然度過嗎?他就靠著嚼食檳榔。

可療飢懷香自吐,能消瘴癘暖如薰。

蘇軾〈詠檳榔〉
面對瘟疫,中醫藥能幫忙

杭州瘟疫盛行 千錢活千命的一帖藥〈聖散子〉

蘇東坡和杭州有緣,曾兩度至杭州赴任,一次是36歲時到杭州任通判,另一次則是54歲時赴任杭州知府。

當他才到任杭州知府沒多久,就遇上了時瘟,瘟疫蔓延大流行,當時杭州很多人都有腹痛腹瀉發熱惡寒肢節疼腫的症狀,百姓只好大街小巷裡尋醫求藥,因染疫而死者亦不在少數。

雖然蘇東坡不是中醫師,但憑他交遊四方,人脈還是有的,在以前貶到黃州時,黃州附近也發過瘟疫,死了很多人,而與他交好的朋友巢谷曾經用他家祖傳秘方〈聖散子〉醫治好許多瀕死生命,活人無數,後來巢谷也很義氣地將這秘方給了蘇軾。

雖說巢谷再三叮囑他不能將秘方外傳,但人命至重啊,哪顧得及遵守不可示人之協議,他還是敦請名醫龐安問診,並將〈聖散子〉秘方傳給了龐安,此方果然效果極佳,再危急的病人,連飲數劑湯藥後就「汗出氣通,飲食稍進,神宇完復」,精神氣力都有了,自然很快就痊癒了。

而且這個方子並不貴,用藥雖非古代中藥藥典的上品藥,都是中下品用藥,但能治癒該症就是好藥不是嗎?有是證用是藥,就是這道理,由於藥非昂貴之藥,一帖也僅收取一文錢,想想千枚一文錢就能活千命,史書上記載施藥之後「所全活者,至不可數」。

清冠一號研究
三軍總醫院開發中藥新藥新冠一號研究成果

懷古思今 昔有〈聖散子〉今有〈清冠一號〉

時代有各自的時代課題,我對於目前防疫指揮官陳時中領導的防疫團隊之各種措施沒有多大的意見,去年參觀台灣醫療科技展時有去參觀三軍總醫院展位,看到展出的〈清冠一號〉成果,當時中醫部林健蓉主任在現場,和她交流了很多中醫藥的觀點和看法,她也跟我介紹〈清冠一號〉在三軍總醫院協助治療患者的成果是相當好的,患者可以很快地痊癒康復而且沒有留下肺纖維化等新冠副作用,讓染疫患者出院後可以如常地生活,不用受肺纖維化所苦。

我真的十分期許台灣衛福部能更有勇氣將三軍總醫院中醫部的成果推展至各收治新冠肺炎患者的醫療院所,幫助更多的患者能健康康復,當然,權責仍在於主管機關台灣衛福部綜合考量。

發表迴響